伊朗出动军队埋葬新冠肺炎死者
来源:伊朗出动军队埋葬新冠肺炎死者发稿时间:2020-04-06 00:46:51


据巴西卫生部统计,巴西全国共有65411台呼吸机,其中46663台为公立医院所有,3639台正在维修中或尚未安装,暂无法投入使用。

“我从硅谷飞回纽约的路上,包里放了六七个口罩,但是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来戴上,因为两边的机场和飞机上没有一个人戴口罩。”申涵是国内大型互联网公司在硅谷办公室的一名实习设计师,收到公司可以居家办公的指令后,她在3月7号就飞回了学校。申涵记得,在公司时,整个二月份,也都没有人会戴口罩,“因为整个加州的氛围都非常的松”。直到三月份,大家才开始有所改变。公司给大家发的口罩,最开始是随便领的,到后来氛围比较紧张了,就限制每人每天只能领一个。

对于想在硅谷或者其他科技企业里寻找工作岗位的应届毕业生来说,求职的难度同样大了不少。“我们是最难的一届,因为很多公司都不招应届生了。”申涵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司发放offer后变卦、职位取消等情况也屡屡发生,“大家现在找工作都找得很不舒服。”

【海外网4月5日|战疫全时区】美国佐治亚州于当地时间4月2日宣布将重新开放之前被地方政府关闭的海滩,希望能够鼓励个人与家庭团体参加锻炼,减少隔离和保持社交距离带来的不适。

疫情影响之下,谷歌全员办公前的场景。

从成都到广州,从广州到卡塔尔,从卡塔尔到费城,从费城再到旧金山——为了赶在入境禁令生效前赶回美国,肖雷在40多小时的旅程里几乎绕了地球一圈。“要是我不回来的话,工作可能就会丢了。”肖雷告诉新京报记者。回去之后,肖雷按照公司的要求进行了隔离。隔离还没结束,美国的疫情就暴发了,入境禁令至今也没有解除。

相较而言,硅谷科技巨头的风险抵抗能力要比一般企业高出不少,员工也普遍更有安全感。”公司压力肯定是有的,毕竟那么多的实体店关门了,在生产方面也会有一些挑战,最近公司股票价格也下跌了不少。但是,目前还没看到雇员方面有任何大的变动,也没听说停止招聘或者裁员之类的消息。”包鸣说起苹果公司的情况时表示。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原本人气沸腾的硅谷比平时冷清了不少。对于在硅谷科技企业工作的中国员工来说,相比于看不见的病毒,有人在担忧疫情带来的失业等社会风险。

自疫情开始在巴西蔓延,巴西疫情较严重的各州州长较早地采取了停工停学和严格的隔离措施,而博索纳罗则认为这种方式使得巴西经济发展蒙受巨大损失,呼吁尽早复工复产,在总统和部分州长、市长之间一直就疫情的处理方式存在争议,民众和政客中也有要求总统下台的呼声。而在圣保罗市的博索纳罗的支持者,仍然于5日走上街头,要求结束隔离尽早复工。图为疫情之下的美国(图:东方IC)

在斯坦福医院,高烧不退的韩昭经历了误诊、再次就诊之后,才最终被诊断为支原体肺炎。经历了这一番“乌龙”的韩昭,他对当地医疗机构的信任也就此打了折扣。他告诉新京报记者,面对新冠肺炎病毒,“他们的准备是不充分的”。